bax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贴身女王 > 280章:极端天气
    我疼的一咧嘴,傻笑着点了点头,“不管我和赵婷能不能修成正果,你们姐妹俩都是我注定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十几辆白色越野车、排成一条直线,映射着夕阳的微光,穿过一片片薰衣草地,径直向我们的方向驶来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孟青儿她们?”我望着汽车尾迹的烟尘说。

    可见到车队,雨慧却是面色一沉,“她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董事长,把你丢了,慧微集团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话落,我高兴地向车队挥了挥手,“这边,这边…”

    十几辆车扬着厚厚的沙尘,停在了我们面前。最先下车的是邵鑫伟和胖姐,随后孟青儿带着八十多人陆续从越野车上跳下来。他们个个西装革履,头戴墨镜,表情中挂满了凶厉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梦总。您这是到这儿体验生活来啦?”胖姐扶了扶墨镜说。

    我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,“我们是来度蜜月的。还有,你好像又胖了。”

    和胖姐的笑脸相迎相比,邵鑫伟却是一脸的冷漠,“二小姐呢?怎么没跟你在一起呀?”

    闻言,我哑然失笑,“你怎么知道,我们就没在一起呀?”

    话落,邵鑫伟环顾四周,却发现周围全是老头儿老太太,“二小姐在哪呢?”

    哦,没等他把话说完,孟青儿却大大咧咧的拍着我面前的女孩、打趣道,“呦,小梦总,你就是‘飞行’吃天鹅,‘游水’吃龙虾呀。说说吧,这个‘村姑’又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闻言,我抓着雨慧的裙摆,不禁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打算解释解释吗?”

    直到我把话说出口,一众人才缓缓摘掉墨镜,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村姑。

    胖姐更是整理了一下村姑的长发,又仔细的擦掉了她脸上的烟灰。

    “妈呀…这是二小姐!”胖姐惊叫道。

    闻言,众人更是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这是赶时髦儿吗?怎么突然打扮成土妞儿了?”孟青儿搂着她的肩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雨慧冷声道。

    绍鑫伟点了点头说,“我们发现别墅起火了,而这里又是方圆百里唯一的、一处水塘,所以你们只要还活着、就一定会来这里取水。”

    “张雨慧”冷眸微挑,一双大眼睛盯着邵鑫伟,都快喷出火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,二小姐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邵鑫伟尴尬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或许是突然到访的车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,出去遛弯儿的柳奶奶和柳爷爷、也互相搀扶着回到了简易房。

    见到倒塌的房屋,二人的眸光闪过一抹阴郁,可当见到邵鑫伟时,二人同时一愣,顿时紧张得向后退,好似见到了煞神一般。

    “柳奶奶,怎么了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…他就是当时拆我们房子的人。”柳奶奶紧张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他这次只是来接我们,不是来拆房子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接你们?”柳奶奶狐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接我们来了。另外,是我们刚才不小心弄坏了您的房子,现在你们都跟我走吧,我给你们盖房子,盖结实的房子。”我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可闻言,柳奶奶却面色一沉,“你们两个,就是把我们房子收走的大老板和梦峰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闻言,我无言以对,根本不知道拿什么话、跟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雨慧顿了顿,走到六个老头儿老太太的面前,随后有些愧疚的躬身行礼,“对不起。我就是害得你们无家可归的人,慧微集团的懂事长,张雨慧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天底下真有这么巧的事…”柳奶奶叹了口气,有些黯然神伤的说。

    雨慧望着众人真诚的说,“你们跟我走吧。我会在太阳岛度假区建一座养老院,以后的生活,我养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迟疑地望向柳奶奶,可后者却轻叹着摇了摇头,“我们的根在这里,哪儿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雨慧直起身,望着周围破败的简易房说,“既然你们故土难离,那今天、我就向你们做个保证,今年在这里建一座可以容纳100人的养老院,让你们安度余生、幸福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咱们走吧。”邵鑫伟打开车门说。

    雨慧命人将一,只要有锅在,什么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雨慧跳下车,从密集的冰雹雨幕中穿过,将那几个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的拽上车。

    看着她举止优雅,游刃有余,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跳下车,可刚打开车门。脑门儿就被冰雹砸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大包。

    见状,冰雹雨中的雨慧浅浅一笑,“在车上待着吧,女人的承受能力要比男人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撇了撇嘴,但还是跑到柳奶奶的大锅前,将这一对恩爱的老夫妻也拽上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越野车空间有限,装上老头儿老太太后,我和雨慧就只能在外面站着挨砸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好躲在车身的一侧,学着柳奶奶的样子,头上举着一个铁锅,将雨慧和我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见状,孟青儿打开车窗,一脸坏笑地说,“看你们俩这么郎情妾意,鸳鸯戏水,真是让我羡慕的很呐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赶紧下来,让雨慧儿上车。”我怒道。

    可雨慧却丝毫不领情,对着孟青儿命令道,“待在上面别动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孟青儿一脸幸灾乐祸的说,“放心、二小姐,我可是十佳员工,保证坚决服从董事长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说完、一把关上车窗,还对着我、偷偷做了一个十分欠揍的鬼脸。

    见状,我也是做了一个鬼脸儿,“切,我这铁锅比你那车玻璃更结实。”

    可话音未落,可怕的闪电再次划过天空,剧烈的亮光,好似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可怕的雷网。

    “还是扔了吧,免得招雷。”孟青儿一脸戏谑的说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这锅有避雷功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场大风直接将我头顶的铁锅吹飞了…

    “特么的,避雷不避风啊。”

    无奈,我只好脱下衬衫,将雨慧罩在身下。

    可雨慧却一把推开我的衬衫,晶莹的冰粒、在她头顶融化,不一会便融为一滴滴雨露顺着她的长发流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照顾,你不在的时候,这些不都是我要独自面对的吗?”雨慧有些迷离的说。

    天空的冰雹渐渐稀疏,风力也越来越小。我仰头望向天空,那砸在我脸上的一片片微小的冰块,好似我女儿的泪水,又好似“雨微”那恨铁不成钢的巴掌。我想保护她们,却又谁都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正在我二人彼此伤害时,不远处的云层中,突然垂下了一道白色的丝带。远远的看去,好似天空伸出了一只巨手。

    它缓缓降落,在与地面接触时,地面突然升起一团黑色的漩涡、与白色的丝带连接。二者结合、形成了一个空前巨大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而更糟糕的是,那黑白相见的龙卷风,夹杂着恐怖的雷电,竟然径直向我和雨慧的方向袭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东北地区很少有这种龙卷风吧?”我狐疑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