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x小说网 > 限制小说 > 我在鬼片世界 > 第319章 吓破胆的飘红
    嘭!

    气冲冲的李露媚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沙发上,大妹抱着一盆草莓,正盯着电视机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大妹,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露媚姐啊”大妹听着声音回应了一声,双眼却像抹了胶水一般,黏在电视屏幕上。

    正等着回答的李露媚,站在大妹身旁足有五分钟,大妹却一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大妹,他们人呢?”她不得不再问一遍:“看什么电视,这么入迷?”

    “成龙啊,很帅的!不过我还是觉得周润发更适合我,嘿嘿嘿”大妹抱着水果盆傻笑。

    “大妹,我在问你,他们人呢?”李露媚强忍着,心中不停重复:“我是她的大嫂,我是大嫂,不能生气,不能生气。”

    问了第三遍,大妹才勉强回答到正题上来:“豆豆这几天都不在家的,好像去澳门处理她老姐的遗产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守银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哥啊?”大妹终于收起了放在电视机上的视线,看着李露媚给了个我懂的眼神:“我哥当然在警署加班喽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大妹抓着草莓咬了一口,然后一脸幸福的指着电视机“成龙真的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年轻人,看电视的时候就会听不见别人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飘红小姐啊?”大妹回过神来,指着门口:“昨天晚上走之后就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露媚大松一口气,却很快又得意洋洋起来:“哼,那个狐狸精幸好是走了,不然我一定让他尝一尝我张天师嫡传,紫霞观李露媚的本事!”

    “尝尝谁的本事啊?”陈百龙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“守银哥!”李露媚脸上怒气冲冲,川剧变脸般迅速换上了笑脸:“守银哥~”

    陈百龙看着一脸温柔假笑的李露媚,胃里反酸:“李露媚,你怎么还在这里,今天不是参加那个什么婚礼去了?婚礼参加完了是不是该走了?”

    “守银哥,人家舍不得你嘛~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,你就当我死了就好!”陈百龙拍了拍胸口,舒缓着快要从胃中涌上喉咙的酸涩。

    “守银哥,难道你忘了我们两个小时候,你说过要娶我的?”

    李露媚脸颊泛红,捏着嗓子撒娇。

    在场两人却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!”陈百龙摆着手,他转头说道:“飘红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柔声应答中,穿着红衣裳,胸口露出白花花一片的女人,小鸟依人的抱着陈百龙手臂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是这个大波妹?”李露媚咬着牙,抬起发抖的食指,指着飘红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刚开始拍拖~”陈百龙得意的搂着飘红肩膀:“大妹,自己做饭吃,我和你未来的嫂子回房间了~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~”大妹一双眼钉在电视屏幕上,根本没有心思关心其他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卧室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李露媚凑到门口,能听到那毫不掩饰的声音:“飘红,别那么着急!飘红!飘红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她气冲冲的走到沙发前,在大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守银哥是我的,你想占他的便宜?哼!”李露媚哼哼怪笑着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绣着“福”字的布袋。

    “露媚姐,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全都是我老爸给我的法宝!”李露媚得意的从中拿出一张黄纸符:“呐,这一张只要贴上,写上守银哥的生辰八字,就可以控制他了!”

    大妹双眼发亮:“真的吗?让我试试!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写好了守银哥的生辰八字,你贴在头上试试!”李露媚将黄符贴在大妹额头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百龙卧室中,

    刚进门,陈百龙便焦急的将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飘红,别那么着急!飘红!飘红……”陈百龙在床上如同肉蛆般扭动着。

    飘红看着他猥琐的模样心中也忍不住的恶心,但很快还是挤出了笑容来:“你那个表妹,真的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豆豆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昨天晚上她盯着我的眼神好可怕~”飘红趴在陈百龙的胸口,嗲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嘛,她现在跟着一代宗师学抓鬼呢,不过……也就是个三脚猫的功夫,真正厉害的是我妹夫啊!”陈百龙双手自然的攀上了飘红的肩膀,一双手开始游动:“我妹夫之前可是负责过一个特殊部队,2002部队,专门抓鬼的!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飘红双眼一亮:“男人?法力高强的道士?”

    她在陈百龙怀中扭动着:“我想见他,求一张符~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简单,他就住在隔壁,等明天一早我带你过去,找他求一张符!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对我可真好~”飘红爬起来,轻轻将陈百龙推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膝盖做脚,四肢慢慢的挪动,如同雌豹般,用那双打算吃人的双眼盯着陈百龙。

    陈百龙虽说触碰到那双眼打了个寒颤,自身却认为这只是情趣,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陈百龙突然一巴掌甩出,正中飘红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飘红惨叫一声,身体旋转着跌在床下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,飘红,我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……”陈百龙爬起来,举着拳头对飘红开始追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……”飘红抱头惨叫着,双眼却轻易看穿了墙壁,看到了客厅里,额头贴着一张符咒正兴奋挥动拳头的大妹。

    “想坏我好事?”她冷哼一声,手指轻轻一弹,一道灵光穿墙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打死你,打死你,嘿嘿嘿!”大妹兴奋的抡着拳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露媚听着卧室中飘红的惨叫声,兴奋的大笑:“哈哈哈!让你勾引我男人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大妹突然惨叫一声,没站稳倒下,一脑袋扎进草莓盆里,满脸草莓汁,额头的黄符也被草莓汁浸湿。

    “坏了,符不能用了!”

    李露媚揭下黄符,心疼的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露媚姐~”大妹拿着毛巾擦脸,坐在李露媚身边问:“露媚姐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法宝?”

    她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!”

    李露媚从布包里拿出一朵小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大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,嘿嘿~”李露媚怪笑着,双手捂着小草轻轻摇晃,当他再打开双手时,小草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间中传来怪叫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小弟弟呢,怎么没有了?怎么变成一棵草了?”

    李露媚与大妹对视一眼,两人“噗嗤”笑出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想和我玩?”

    飘红一脸怒气:“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处男太难找,我还会回这里?”

    “只差最后三个了!我马上能不死不灭!谁也别想阻止我!”

    她看着抱头在床上打滚的陈百龙,猛吹一口气。

    呼呼~

    房间中冷气袭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回来了,回来了哈哈哈!”

    正在客厅大笑的李露媚和大妹听到了卧室里的声音一僵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李露媚不信:“那可是我老爸的招牌法术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突然,邻居中发出咚咚阵阵响声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刮起大风,树被大风压弯腰,簌簌抖落了一地的树叶。

    李露媚“腾”的站起来:“好重的阴气,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露媚姐,怎么了?”大妹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邻居家有问题!”她抓着布包站起来,却犹豫着没有第一时间冲过去:“太恐怖了,就是我老爸来了也不是他们两个之一的对手,这是哪里跳出来的魔王?而且一次有两个?”

    卧室中,

    飘红刚破了法,准备吸了陈百龙精元,成就不死不灭之躯。

    一股狂放的魔气突然炸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股弱了许多的魔气也掀开来,其阴气却强大了三分。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被苗一苗那个混蛋伤到,根本不用害怕,现在还是小心些……”飘红收敛了自己的气势。

    叫飘红震惊的是,那恐怖魔气被迅速消灭,随机阴气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是两败俱伤,心中刚要松一口气,却紧接着爆发出更强大的法力。

    一束带着篆文的金光从邻居二楼窗户斜照射下来,撞在飘红身上。

    她“啊”惨叫一声,骨碌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李露媚正纠结着该如何是好,突然看见卧室门推开,飘红一脸焦急的冲出去,后面陈百龙提着裤子急追着:“飘红,飘红,等等我啊~,你不是说想见我妹夫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的飘红脚下步子更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陈百龙追出门去,发现飘红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转头回来,看着客厅里哈哈大笑的李露媚和大妹,气道:“就是你们坏我的好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