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x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神魂至尊 > 第四千五百二十九章 疑惑
    卓文端坐在炉鼎中央,双手捏诀,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只见炉鼎内壁的纹路开始蠕动起来,在卓文的作用下,重新排列组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卓文在反复观摩了纹路规律以后,早已找出了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随着纹路蠕动速度越来越快,内壁的纹路形成了新的规律,仿若钥匙一般,将原来的锁给打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最终所有的纹路都是完全黯淡了下来,炉鼎内壁变得昏暗一片。

    在昏暗过后,便是散发出了炽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道光芒在卓文面前显化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是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的模样,目光如炬,仿若内蕴太阳。

    卓文直视着这道中年男子的虚影,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他认出了虚影地身份,正是传承的主人精鸿文。

    他刚进入传承之地的时候,所看到的投影中,坐在神座上的那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凝视着卓文,眼中有着复杂之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卓文!我说过,将你的传承留给我,我未来有能力会帮你报仇!你现在还不舍得吗?”

    卓文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精鸿文苦笑道:“道友此言差矣!以你的丹道水平和实力,获得我的传承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!我之所以出来,并非是提报仇的事情!”

    卓文眉头一挑,道:“是因为炉鼎器灵的事情?”

    精鸿文深深看了卓文一眼,道:“道友你很聪明!泫雅是我最珍视的存在,我早已陨落这么多年,她一直守在我的身边!若你能答应我,以后照顾好她,我的传承毫无保留地交给你!”

    “至于报仇,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我已经不在奢求了!青岂修太强大了,你未必会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卓文淡淡地道:“我既然答应你了,自然不会失言!我若真的变得足够强,必杀青岂修!”

    精鸿文一愣,旋即露出柔和的笑容,对着卓文深深一鞠躬。

    “多谢!接下来,泫雅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精鸿文的虚影爆发出炽烈的光芒,而后溃散成无数的光点,纷纷涌入卓文的眉心。

    卓文的脑海中顿时多出了许多丹道的知识和经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精鸿文无数年来积累的知识和经验。

    卓文原本的丹道水平只有永恒二重天后期左右,现在接受了精鸿文的经验以后,立刻就有了顿悟。

    以前在丹道上的疑惑,则是在这一刻,全部都豁然开朗了。

    在接受知识的一瞬间,卓文的丹道水平就立刻突破,达到了永恒二重天巅峰的程度。

    卓文相信,接下来他不断地专研,丹道水平将会在短时间内,再次突破至永恒三重天。

    而当他彻底消化了精鸿文的传承以后,他相信他能彻底突破至永恒四重天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彻底得到了主人的传承!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,而后炉盖打开,泫雅悬浮在半空,笑着看着卓文。

    卓文点点头,走出炉鼎。

    炉鼎则是在一片炽烈光芒中,缩小至巴掌大小,落在了卓文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是我的新主人了!”

    泫雅对着卓文甜甜一笑,旋即化作一道流光,钻入了白玉炉鼎内。

    卓文收起白玉炉鼎,旋即目光落在宫殿中央的药池上,发现段志鹏三人依旧还在修炼。

    卓文在药池中修炼花了十天时间,而在白玉炉鼎接受传承则是花了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卓文估计段志鹏三人修炼完,还要十天左右时间。

    他并未去打扰段志鹏他们,而是盘膝坐在宫殿角落,开始巩固自身刚突破的境界。

    通过药池的庞大药力,他连续突破两个小境界,对他来说,进境算是比较快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稳固一番,不然根基会不稳。

    在卓文还在传承之地修炼的时候,太古天道院的驻地之中。

    一座豪华的楼阁内,冰鬼王鬼孩端坐在主位上。

    糜浩渺、虚疾瑛、邢航书等人则是坐在下首处。

    “鬼孩大人!最近一段时间,卓文那群人一直都待在驻地之中,还真是沉得住气啊!”

    邢航书眉头微蹙,有些不爽地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们持续派出不少的眼线监视着卓文一群人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等待他们离开驻地,好对他们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,自从十几天前,卓文等人就一直待在客栈内,偶尔安溪老人带着卓文等人会在驻地其他地方闲逛,介绍驻地的一些建筑和特色。

    这让一直关注着卓文等人的鬼孩一群人,心情都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肯定是有些问题!”

    鬼孩眉头微蹙,心中隐隐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鬼孩大人,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邢航书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鬼孩目光闪烁,站起身来,道:“我亲自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着,鬼孩径直离开了楼阁,留下邢航书、虚疾瑛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跟过去看看!我虽然与那卓文接触不多,但也有些了解此子的性格!他根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,绝不会因为鬼孩大人的威胁而如此畏畏缩缩!”

    虚疾瑛脸色阴沉,缓缓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糜浩渺深以为然地点头,他们与卓文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,知道卓文的一些性格。

    邢航书闻言,倒也没有反对,三人悄然离开,跟上了鬼孩的步伐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行四人便是亲自来到了安溪老人、卓文等人所在的客栈附近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的眼线,见鬼孩等人前来,纷纷跪在地上叩拜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鬼孩挥挥手,将这些眼线都打发走后,一双锐利的目光,落在了客栈门口。

    此刻,客栈门口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鬼孩很是耐心地等待着,不一会儿,他的目光微凝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客栈内,安溪老人一行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安溪老人走在最前面,卓文、段志鹏、蠡赢和蠡硕四人跟在后面,蠡荧珑则是跟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虚疾瑛、糜浩渺两人眉头蹙起,他们仔细观察了卓文,发现后者无论是样貌、气息都完全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此子真的变得如此畏缩了吗?”

    虚疾瑛、糜浩渺两人相视一眼,皆是看见对方眼中的疑惑。